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697|回复: 3

[语音]2016.09.17 解决《古代皇权影响不到的地方如何治理?》

[复制链接]

管理员

发表于 2016-9-17 11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罗胖微信语音
解决
今天的回复关键词是解决。前几天iphone七发布新增了一个防水功能。刚开始我也没细想啊觉得这就是个新功能而已嘛,我还能天天把手机掉水池子里。直到我听见一个同事说,哎呀,这一下我们的用户洗澡也可以把手机带进浴室了,听得到上的音频产品呢。哎,就这一句话,我马上也勾起买一个iphone的欲望。你看啥叫创新那创新不是前所未有的东西,而是找到了一个老问题的解决方案。这让我想起一位前辈说的话啊,他说。中国的未来一定是一个创新大国,这跟什么政府倡导不倡导关系不大,关键中国是一个大国,问题又多又复杂,因此解决这些问题的创新就一定特别多。一个在中国市场上立住脚的企业,拿到国际上一定是能力超群,这是由中国市场的规模和复杂性决定的。
今天你往下拖,给你看片文章。解决。
中国传统社会  宗族  皇权不下县  
自治组织  妇女协会  工会
黄仁宇  现代化  对传统的加减法
共计 2105 字 | 建议阅读时间 4 分钟

01
经常听到有人说:中国传统社会除了建立了以血缘为基础的宗族组织,再没有能力构建其他自治共同体、提供公共品了。恰好我一直对传统社会的自治历史比较关注,所以很不服气。
其实,中国传统社会的自治组织非常丰富。
你现在能想得到的社会自组织——除了那些带有不可超越之时代性的机构,比如证券公司——基本上都可以从传统社会中给你找出跟它功能类似的组织。不信,你举一个试试?
有人会问:有妇女协会吗?有工会吗?
我的回答是:都有。
唐宋时期出现了一种女性社团,叫做“女人社”,几个情投意合的女子,出于互助的目的,就可以结成“女人社”,这是不是跟妇女协会有点类似?
工会也不是近代之后从西方传入的新鲜事物,清代的广州、佛山等地,由于工商业发达,产业工人众多,不少行业都成立了工匠组织:“西家行”。乾隆年间,在佛山的石湾,陶瓷业的工人已在运用“西家行”跟东家协商工资标准了——“联行东西家会同面议各款工价实银”。
还有一些人问:古代有消防队吗?
显然这已不属于我所设定的“社会自组织”范围,而是属于政府机构了,这也让我有点惊诧这些人是不是对“自组织”的概念有点陌生。
尽管如此,我还是可以告诉他们,南宋时候,临安等大城市出于防火之需,已有了官方编制的“消防机构”,叫做“军巡铺”、“潜火队”,并配备有当时最先进的灭火器械,如消防云梯、水囊(大水袋)、唧筒(水枪的雏形,可射水),“每遇火发扑救,须臾便灭”,“不劳百姓余力”。

02
说这些,当然不是为了吹嘘“我们祖上曾经阔过”,而是想说明一个道理:成立各类共同体,建立保障成员利益的治理秩序,向成员提供公共品,乃是人类的社会本能。
我们的祖先也有这样的本能,并且积累了丰富的结社经验,构建了各个类型的自组织。比如:
实现村社自治的“乡约”;
维持行业自治的“会馆”与“公所”;
向商民提供贷款、汇兑服务的金融机构如“票号”;
向贫困人家提供救济的慈善组织如“同善会”、“善堂”;
……
而不是仅仅有依靠血缘维系的宗族组织。
今日社会有种种非政府组织,传统社会也有。只要不是有某种强制力量给予压制,人们自然而然地会根据社会交往与交易之需求,创造出能够满足这些社会需求的自组织。
那些轻薄地宣称中国传统社会没有自治、只有被统治的人,只怕是对中国的社会自治史全然不了解。

03
黄仁宇认为中国社会有如一个“潜水艇夹肉面包”的结构:“上面是一块长面包,大而无当,此即是文官集团。下面也是一块长面包,大而无当,此即是成万成千的农民,其组织以纯朴雷同为主。中层机构简单。”
但如果对中国传统社会形态丰富的各类组织及其自治机制略加了解,就会发现黄仁宇的判断乃是出于偏见、成见。
事实上,在中国传统社会,国家权力的管辖半径是非常有限的,此即所谓“皇权不下县”。社会的良性运转,很大程度上依赖各类自组织的自治与相互之间的协作。
我举个例子:佛山,就是那个因电影《黄飞鸿》、《叶问》名扬天下的武术之乡,早在明清时已是繁华的工商市镇,许多人可能不知道,在明代天启之前,佛山并无一套由国家设立的正式行政机构,市镇的交易由民间习惯法进行规范。
天启年间,佛山才出现了第一个常设的市镇管理机构,叫做“嘉会堂”,但嘉会堂也不是官府设立的,而是当地士绅创建、主持的民间自治组织。
中国的道家讲求“我无为而民自化”,说的是国家权力少些干预,民间会自发形成良好秩序;中国的儒家讲求“化民成俗”,也是说社会的治理不能完全依赖国家暴力机器,所以具有道德威望与“合群”技艺的士君子应该致力于建构公序良俗。
而公序良俗当然离不开社会自组织的维持。“社会”一词的涵义,已经说明了,要有“社”、有“会”,才可以形成社会。
这也是我想表达的第二个道理:社会的优良治理,有赖于自组织的自治,而不是全靠官府的强力管制。

04
这方面,历史亦可以提供反面教材。
传统时代的皇权势力出于强化社会控制的目的,有时候会对一部分群体的结社采取压制的手段,以为如此才能维持社会秩序的稳定,但效果往往适得其反。
来看一个例子:
清代的苏州是纺织业中心城市,发达的纺织业衍生了一个庞大的踹匠群体,康熙年间,苏州的踹匠为了提高工资,发起罢工,当时叫做“叫歇”,并提出成立踹匠会馆。这个踹匠会馆,就类似于踹布行业的工会。
但苏州知府认为“会馆一成,则无籍之徒,结党群来,害将叵测”,坚决不同意踹匠结社。在成立会馆之路行之不通之后,一部分踹匠转而采用歃血为盟的方式搞地下结党,并多次寻衅滋事,对正常的社会秩序构成威胁。
而在同时期的珠三角,由于各行工匠“工资之多寡”,大体上是由“东家行”与“西家行”协商议定的,形成了定章,“同行各人共相遵守”。因此,东主与雇工不大容易出现失控的冲突。
即使工匠要求增添工价,也有主张利益的代表与跟东主谈判的“西家行”。这样,劳资纠纷就可以通过东西家行举行“通行公议”而得到解决,避免轻易发生“叫歇”行为。

05
我发过不少微博,也写了一些文章,大体都是在阐述传统社会的自治历史,我希望能够说服更多的朋友,莫轻言古人不识社会自治。
先贤们构造的社会自组织,不但维持了当时社会的良性运转,也可以为今日建立优良的社会治理秩序提供智慧、经验与文化自信。现代化并不是指对传统进行剧烈的“转换反应”,而应该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做温和的“加减法”。

本文由作者 吴钩 授权罗辑思维发布,文章选自作者微信公众号“史泰 long ”。

什么是保守主义?
不是不相信进步。
而是不愿轻易丢弃那些久经验证的东西。
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根基。
他们眼里只有逐步成长,没有一步登天。
保守主义和激进主义的区别是——
激进主义在乎的是,理想本身是不是完美完善。
保守主义在乎的是,理想解决现实问题的可能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膨胀螺丝

发表于 2016-9-19 11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习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膨胀螺丝

发表于 2016-9-20 11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习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膨胀螺丝

发表于 2016-9-21 12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学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     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( 皖ICP备15008148号-3 )

GMT+8, 2016-12-7 16:32

© 2001-2011 Powered by Discuz! X3.1. Theme By Yeei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