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490|回复: 0

[语音]2016.10.04 价值《几十亿美金选总统,到底贵不贵?》

[复制链接]

管理员

发表于 2016-10-5 12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罗胖微信语音
价值
今天的回复关键词是价值。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,说如果国家不发射火箭如果富豪不去买游艇,可以给贫困学生捐赠多少课本啊。说这番话的人呢,其实不太了解现在社会的运行规律。现在社会的价值是一层层垒起来的,最后能被看到的表面价值即使看起来在荒谬丹也是拆不掉的。比如说那么多人爱玩游戏,你可能会说时间浪费好可惜。但是身在游戏中的人,他体会到的是激情有爱创造和发现。哎,如果这个社会暂时还提供不了让年轻人体会到这些感觉的地方,那就只好让年轻人继续打游戏吗。同样道理哈,如果没有激发国家凝聚力和富豪创造力的更好的替代手段,那就只好让他们继续发火箭买游艇了。因为价值下面还有价值,而那些价值是挪不到其他地方用的。
今天您往下拖,给你看片文章。价值。
美国总统选举  巨额花费  劣质民主
奥巴马与麦凯恩  公款
影响力  中小选民  公民责任
共计 1677 字 | 建议阅读时间 3 分钟


这篇文章写于几年前。现在美国的竞选财务情形发生了一些重要变化。不过,总统竞选在美国社会生态中的作用,仍然是如此。

01
随着两党全国代表大会的落幕,美国总统大选进入了白热化阶段。每次到这个时候,总有一个声音冒出来:选举太贵了,花太多钱了,就是个有钱人的游戏而已。
美国总统选举的确贵。1996 年总统大选花了 4.8 亿美元,2000 年 6.5 亿,2004 年则超过 10 亿美元,呈直线上升的趋势。2008 年大选,到 7 月底花费就已经超过 10 亿了,这个无底洞还在延伸之中。
这样砸钱到底多不多呢?
看你从哪个角度看了。一方面,若是把选举款换成“孩子们的书本”,那得换多少本啊。但 10 亿美元占 2004 年美国 GDP 的十万分之八,用来决定这个国家发展的方向,似乎又不算太多。

02
一个朋友跟我聊起过:“美国的民主最虚伪了,我们这有个有钱人,选举时给当地官员捐了很多钱,官员上台后处处给他好处……”
我说:“这种情况可能有,但肯定是非法的,从法律上来说,美国的选举中一个人每次选举给一个候选人最多只能捐 2000 美元,这点钱要买通一个官员,还是有一定难度的。”
有钱人“购买”选举,政客当选后为有钱人服务,似乎是劣质民主的一个典型形象。
这在美国历史上也曾屡见不鲜。1872 年格兰特参选总统时,有个大款一口气捐了其竞选开支的四分之一。不过,随着 1972 年美国《联邦竞选法案》出台,有钱人一手交钱、一手交货地购买民主的“好日子”就一去不返了。
从那时开始,不但捐款人必须公开姓名和数额,而且捐款数额有了明确规定:每个人每次选举给某个候选人捐款不能超过 1000 美元(2002 年调整为 2000 美元,随通胀而浮动,2008 年为 2300 美元)。政治行动委员会的集体捐款也有了限额。
当然选举的不平等影响不可能彻底消除:
一方面,就算有 2300 美元的捐款限额,有钱人可能顶着 2300 美元捐,而且可以发动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,而穷人要么捐不起,要么只能捐个几十上百的。
另一方面,虽然对捐款数目有了限制,但有钱人或组织往往通过做议题广告“曲线”影响选举,这就是所谓的“软钱”。虽然 2002 年《两党选举改革法案》旨在消除软钱的影响,但孙悟空七十二变,软钱正想方设法变成“更软的钱”。

03
那么何不干脆取消私人筹款、直接使用公款竞选呢?
公款竞选透明,防止无度花钱,还能避免富人和穷人的不对称影响力,听来似乎是最佳选择。事实上,像澳大利亚、西班牙、墨西哥和很多苏东国家都主要依赖公款竞选。
美国不是没有公款竞选制度,只不过它是一个“自愿选项”,即候选人可以选择使用公款,但前提是接受公款的总额限制,2008 年大选是 8400 万;也可以选择自己“化缘”,坏处是没有底线保证,好处是不存在总额限制。
2008年,本来支持公款竞选的奥巴马决定放弃公款,而麦凯恩决定使用公款。
两人选择不同并不奇怪:根据麦凯恩在本党初选中的筹款记录,他自己筹款也就筹到 8400 万左右——既然有免费午餐,何必去千辛万苦地求爷爷告奶奶呢?而奥巴马简直就是竞选筹款的“神奇小子”,筹款能力是麦凯恩的两倍——既然可以筹那么多钱,何必戴上 8400 万的紧箍呢?

04
说奥巴马筹款神奇,不仅在于他的筹钱总额,更在于他的筹款大多来自于中小选民。拿 2008 年 6 月的筹款记录来说,其总额中有 65% 来自于小于 200 美元的小额捐款,而麦凯恩只有 33%。
可以说,奥巴马的大多支持者们真的是省吃俭用来支持他。真的粉丝,敢于直面惨淡的钱包。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奥巴马的竞选代表了民主选举的真义: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人,在给民主竞选提供动力。
从一个大款操控候选人竞选资金的四分之一,到无数个 200 美元汇成候选人筹款的 65%,这本身就说明了金钱在美国总统选举中意义的变迁。
不错,钱在选举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,但它代表的不再是“资本家的垄断利益”,而是无数普通国民成为“民主股东”的愿望。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也许竞选资金没有必要全盘公款化,因为筹款本来就是个动员过程,能带动普通民众去参与、去思考、去影响这场选举。
当一个大学生将自己省下来的 20 元钱捐给一个候选人时,他表达的不仅仅是对这个候选人的支持,而且是一份实践公民责任的意识。
花数十亿美元去挑选一个总统也许太贵,但用这些钱买来普通民众对民主制度的信心、对自己国家的责任,却又物有所值。

本文由作者 刘瑜 授权罗辑思维发布。

古罗马人说,国家的责任是——
给民众提供面包和马戏。
面包,让民众活着。
马戏,让民众愉快地觉得“我们在一起”。
如果一部好莱坞电影都可以耗资几亿美金。
那四年一度,上座率奇高的总统大选,花上几十亿怎么了?
真心不贵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     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( 皖ICP备15008148号-3 )

GMT+8, 2016-12-7 16:34

© 2001-2011 Powered by Discuz! X3.1. Theme By Yeei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